篮子里的澜子

嗨!你发现了一只小动物❤️
是建国后的刀子成精(*´∀`)

【锤基哨向】Enthrallment 11

11

从小索尔就知道自己的弟弟并不是弗丽嘉亲生的,但这并不妨碍他对洛基的喜爱,他总是习惯性地保护着洛基,尤其是他知道洛基并没有一般的哨兵和向导强大的时候,他不止一次地希望洛基不要觉醒,一直只是个普通人,这样就算是没有任何能力,自己也能保护他,并且洛基只能依靠自己。

但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

天知道当洛基觉醒成向导时,索尔十分想废了所有的哨兵,这样洛基就不会和任何一个哨兵有精神链接了。

他可以容忍自己的宝贝弟弟的恶作剧,那些小玩笑让他觉得洛基十分可爱,但是在一定的原则问题上,索尔是不会容忍洛基的,他会严格得不像平时那个宠爱弟弟的人。

当他看到空无一人的床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生气了,他思考着该如何告诉洛基有关玩笑的限度,不过这是等他把人抓回来之后的事情了。

“Mjolnir,你能找到他的。”

金色的大狮子甩了甩尾巴,努力分辨出Kneel的精神气息,就在索尔以为他会告诉自己答案的时候,Mjolnir却沮丧地低下了头。

他无法感知到黑豹。

对此索尔只能拍拍大狮子的脑袋,安抚Mjolnir:“好吧老伙计,这不怪你,洛基现在精神力没有恢复,对Kneel的感知也会下降,让我来——”

他顿住了。

精神链接空空荡荡的,失去了原本链接的另外一方的回应,也就是说,索尔失去了与洛基的精神链接,而他本人甚至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没有的。

这个认知让他突然暴躁了起来,失去了精神链接就好像洛基已经不是他的向导了一样,植根在哨兵血脉中的占有欲让他想马上见到洛基,他要把那人按在床上,然后让洛基哭喊着重新把精神链接续接上。

Mjolnir蹲在他身边,大狮子也十分暴躁地甩着尾巴,精神体的力量一下子把地板砸得凹陷了下去。

索尔的精神网失去了向导的控制,强大的精神风暴把房间的物品卷起来狠狠地碾碎了,问询而来的海姆达尔站在门口,他无法靠近失控的索尔。

“索尔,你疯了吗!”

雪鸮从上空飞下来,用精神力强行镇压索尔的精神暴动,一边扇着翅膀一边发出尖锐的叫声,风暴的气流让他无法靠近中心。

阖着双眼的独角兽从窗户外面冲了进来,雪白的生物踏在窗沿上,她低下头用角点了点地,光芒从地上绽放开,包裹住整个房间,光芒凝结在索尔身上,让他的动作一下子变得迟缓了起来,Mjolnir前屈着,发出低吼声威胁独角兽,獠牙露出来随时准备上去撕咬她。

更强大的光芒从门外发出来,弗丽嘉的精神触角急速地伸了进来,毫不留情地钻进索尔的精神网里,为他修复破损的精神壁垒。

风暴吹散了弗丽嘉绑好的头发,飞起的杂物将她的脸划出伤口,鲜血渗了出来。

“索尔·奥丁森!洛基还需要你!”

独角兽嘶鸣一声,把Mjolnir顶翻在地,用蹄子狠狠地踩住了大狮子,不让他有机会逃离,与此同时雪鸮趁机飞了下来,开始使用自己的能力,让索尔陷入沉睡。

但似乎对于S级哨兵没有多大的用,索尔眼睛里的红色褪去了,他冷静了下来,房间里的精神风暴停止了。

“母亲,您说得对。”

索尔抬起头。

“洛基还需要我。”

弗丽嘉无法形容那一刻她所看到的景象,她相信洛基,同时她也相信索尔,独角兽赋予她“预知”的命运,但也限制了她改变命运的能力。

独角兽Stargazer走了过来,她知道弗丽嘉在想什么,低下头用角轻轻触碰着弗丽嘉的额头,制止了弗丽嘉想要做的事。

“我知道,这是命运,我无法干涉。”

Stargazer睁开眼睛,紫罗兰的瞳孔流转着星光,她预知了未来,过多的信息让独角兽有些难以承担,只能痛苦地甩着头。

弗丽嘉伸出精神触角为自己的伙伴分担痛苦,她头一次见到Stargazer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试探性地安抚着——

她看到了血、火与哀嚎。

分不清天地的黑暗倾泻了下来,星星划破黑暗,最终陨落在不远处,在星辰跌落的一瞬间,破晓的光辉从遥远的天际线升起。

有人在哭泣着、悲鸣着,声嘶力竭地想要找到他失去的东西。

海洋带走了灵魂。

“弗丽嘉!”

血泪从弗丽嘉与Stargazer同化的紫色眼眸中流出,她眼中失去了焦距,血是划分脸颊的界线。

索尔盯着她,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以前Stargazer也会或多或少地让弗丽嘉做一些有关“预知”的梦,但是弗丽嘉头一次出现这种情况,说不上来究竟会是好还是坏,这让他万分忐忑,一旦Stargazer的“预言”一出,就已经成为了定论,是无法被改变的。

这是预言的好处,也是预言的坏处。

“母亲,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弗丽嘉闭上眼睛,她抱住了Stargazer:“停止这个话题,索尔,你知道的,一旦我的‘预言’说出口,就无法改变了。”

“我的直觉告诉我,和我有关,对吗?”

索尔盯着弗丽嘉。

“你总是这么聪慧,他们都觉得洛基比你聪明,但是我知道,你只是放任了洛基,如果真如他们说的那样,奥丁森也不会由你来接管。”

弗丽嘉睁开了眼,紫色还没完全消退。

“我看到了,你们的分离。”

海姆达尔让雪鸮随时待命着,他怕索尔的再一次爆发,但令他意外的是,索尔只是低声笑了起来,他没有其他的行动。

“如果只是这样,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母亲。”

索尔的蓝眼睛直视着弗丽嘉。

“就算死亡,也无法将我从他的身边分开,我从不担心。”

“如果死亡带走了洛基,那么我也将紧随其后。”

Mjolnir走过来,站在索尔的身边,金色的大狮子睁着与主人相同的眼眸。

“如果我将要死亡,我也会带走他,不会把他留下来。”

弗丽嘉摇了摇头,她有些不可置否,没错,她相信索尔会这么做,但是她不会接受。

“你一向很宠他。”

“我向来宠爱他。”

Mjolnir抖抖毛,恢复成巨大的精神体模样,这是他将压制的力量释放出来之后的样子,巨大的狮子俯视着众人,低下头让精神伙伴坐上来。

索尔一个翻身跳上Mjolnir的后背。

金发在风中飞扬。

“所以我无法忍受任何与他的分离。”

Mjolnir踏着风,向远方的天空跑去。




评论(14)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