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子里的澜子

嗨!你发现了一只小动物❤️
是建国后的刀子成精(*´∀`)

【锤基哨向】Enthrallment16

16

凭借着精神链接,索尔很快就找到洛基了,他找了个编织篮把保温箱还有小黑豹装了进去,忽视了Mjolnir努力往里爬的身影,还顺手把小狮子拎出来。

洛基在出门的第一个街角看见索尔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尤其是索尔还拎着一个傻里傻气的编织篮,他现在看不见精神体,索尔对着Mjolnir说话在他眼里就像一个喃喃自语的神经病一样。

“洛基,我想你在实验室里落了什么东西。”

拜哨兵良好的视力所赐,索尔很快就锁定了洛基,并且飞快地走到了对方的面前,这让洛基连反应的时间也没有,就被索尔逮了个正着。

为了防止在大街上傻站着,洛基把索尔带回了他刚才出来的公寓。

索尔递给了他一个篮子。

篮子里是一个保温箱,正是之前他与斯特兰奇在实验室里丢失的那一只。

洛基过去把保温箱拿起来,对索尔露出一个笑容。

“多谢了,之前我不小心把这个弄丢了,虽然不是什么很贵重的东西,但还是让我苦恼了一下,既然东西已经送到了,那么,哥哥,你可以回去了,我在这里还有事情。”

索尔握住了洛基的手腕,让他不能逃脱。

“你似乎忘记了什么?”

“哦?”洛基皱了皱眉,他觉得自己应该没有忘记什么,除了这个保温箱以外他还丢了什么东西吗。

手腕上的力度紧了紧,这种受人压制的感觉让洛基不自主地想要挣脱。

“多久的事?”

索尔的声音很低,洛基知道这是他生气的表现。

“什么事?”

被狠狠地捏了一下手腕,他打赌一会松开的时候上面一定留下了青色的印子,这个人是不是忘记了自己是哨兵,还是顶级哨兵,稍微大一点的力度对于别人来说是非常大的重力。

“你看不见精神体了。”

“你是蠢货吗,我只是暂时失去了精神力,怎么可能看不见精神体,等我精神力修复了,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洛基相信,如果索尔让他指出Mjolnir的所在,他可以凭借自己对于狮子气息的熟悉程度而找到,所以他并不害怕。

可是面前的人却是满面冰霜,那对蓝眼睛好似结了冰,狠狠地刺着洛基。

“篮子里还有个东西,是Kneel。”

洛基觉得自己的后背有些凉。

他从没想过Kneel会脱离自己的精神网,他根本联系不上Kneel,所以对于黑豹的行动掌握不了。

“好吧我想是之前我醒来的那一次,突然发现我看不到他们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洛基一向很识时务。

他的手在往自己背后的抽屉里摸索着东西,这个方向是索尔看不到的地方——

“不要有那些小动作。”

索尔看穿了他,抬眼淡淡地说了这句话。

“还有,这个是什么?”

翡翠石被索尔扔在了洛基面前的桌子上,包裹着宝石的小口袋松开了一个小口子,宝石从里面咕噜咕噜地滚了出来,停在了桌面上。

翡翠石散发着淡淡的绿光,里面像是有液体在流动着,随着滚动慢慢摇晃着。

洛基保证自己没有见过这个东西,他有些不解,握在手里翻来覆去地观察着,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给我这个的人让我给你带一句话,他说是故人之言,”索尔顿了顿,在回想那句话,“梦做得太久了,也该醒了。”

啪。

翡翠石从洛基的手中跌落在地上,但是好像没有被砸碎。

洛基捂着头,冷汗不住地往外冒,索尔一见他这样,连忙扶住了洛基,可是怀里的人痛得连身子都站不稳,一个腿软撞进了索尔的胸膛。

他紧紧地抓着索尔的衣服。

脑袋里的疼痛好像要把他撕裂开来,有一万根针在扎着他的太阳穴,又好像有人把他的脑袋硬生生劈开一样。

在疼痛的恍惚间,洛基好像看到索尔戴着一个眼罩,很着急地对他说着什么。

“你的眼睛……”

“我的眼睛怎么了?”索尔跟着洛基说着,他不知道洛基为什么突然说他的眼睛,只能试图让洛基从精神海崩溃中脱离出来。

洛基又眨了眨眼,索尔的眼睛完好无损,也没有什么眼罩。

疼痛缓解了,他挣开索尔,双手撑在桌子上,慢慢地恢复着意识。

翡翠石就在他的脚边,散发着淡淡的光。

洛基把翡翠石捡起来,宝石突然光芒大作,让人下意识地闭了眼,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块宝石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索尔生怕那块宝石有什么问题,用精神触角检查着洛基,Mjolnir着急地扒拉着洛基的裤脚,但是洛基并不能看到他。

只有Kneel,在编织篮里动了动耳朵,似乎要苏醒了。

“那块宝石没有任何问题,”洛基对索尔解释着,他感到有些累,把凳子抽开坐了下去,“而且不但没有问题,我的精神力也回来了。”

对于其他人来说,失去了的精神力又再次修复了,这或许是好事,但是他和洛基从小在阿斯加德长大,他们信奉着天上不会掉馅饼,有的只会是陷阱。

“多的事等回到阿斯加德再说,这里毕竟是中庭,我无法确定有多少人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索尔?”

洛基的话语停在了一个疑惑的语气。

索尔过来用头抵着他的额头,精神壁垒对他完全打开。

“我们的精神链接消失了。”

这下洛基明白了,这头大号的狮子在告诉他,需要重新进行精神链接,他伸出精神触角,为索尔加固了精神壁垒,然后直接闯入那片海洋——

不管洛基看到几次,都会为这片海洋所惊叹,浪花不住地拍打着海岸,海洋的中间有一座孤岛,他看不到孤岛上有什么,但是这里却是充斥着温暖、怀念与哀伤。

没错,是无边无际的哀伤。

如同厚重的潮水把人淹没,从口腔和鼻子涌入,让人窒息在里面。

洛基知道,这片海洋在“哭”,但是每次见到他闯入都如同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友,欣喜雀跃着往他所在的地方扑腾。

他没有见过这片海洋。

除了第一次进入索尔的精神世界外,他并没有在现实中见过这片海洋。

今天的海岸边却站了一个人,洛基止住了脚步,他远远地看着那个人,明明是能够看清的距离,他却只能看到一个轮廓。

“我的孩子。”

那是个苍老的声音。

是个男人。

他面向了洛基,轻轻地开口。

洛基觉得自己的脸上有点痒痒的,他伸手去摸,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哭了,泪水顺着他的脸庞向下滑落,滴在岸边沾湿了那一片沙地。

“弗丽嘉会为你骄傲的。”

洛基想要开口,他想知道这个人为什么知道弗丽嘉,这里明明是索尔的精神世界,却出现了一个他从未看到过的“人”。

“你……”

精神世界突然炸裂开来。

洛基不停地下坠着,他看到了很多片段,但是都是十分陌生的片段。

可是他的眼泪却没有停下来。

“洛基!”

是索尔的声音。

他猛地清醒过来。

洛基连忙退了出来,他把自己的精神触角与索尔的纠缠在一起,进行了一个牢固的精神链接,他确保这次不会再无故断开了。

睁开眼,索尔正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你遇到了什么,洛基?”

“不,什么都没有。”

“你哭了。”

“你看错了。”

索尔看着他迟疑了几秒,压着他的脑袋给了他一个吻。

带着愤怒、不满、却又无奈的吻。

他的睫毛近在咫尺,洛基甚至可以感受到他在自己脸上的呼吸。

那只压住自己的手轻轻地抖动着。

他和索尔的计划从来都在按着正常的轨迹实施,但是这次,他们遇见了许多非正常的事情,这让索尔非常的不安。

他觉得自己会失去什么。

但是他不愿意承认,不愿意就此认输。

这个吻带了淡淡的血腥味。

洛基眯了眼,准备让索尔放开自己——

“哇哦,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斯特兰奇倚着门调侃道。

——————

感谢大家的评论!我最近的稿子比较多,不一定有时间回复,但是都看了的!

感谢萌大奶、十八、凛歌、love216、螃蟹等的小可爱每次的评论!

给你们一个大大的亲亲(づ ̄3 ̄)づ╭❤~

评论(3)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