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子里的澜子

嗨!你发现了一只小动物❤️
是建国后的刀子成精(*´∀`)

【锤基哨向】Enthrallment19

19

在现实世界里再一次见到斯特兰奇,洛基的心情是复杂的,因为他们两人在梦境中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当然现实的斯特兰奇不会认为自己是好朋友,他用魔法画出了武器,随时准备应对洛基的攻击。

“Well,我不想和你打架,我只想知道,索尔去哪里了。”

洛基优雅地走过去,坐在了那张真皮沙发上,他打了个响指,茶杯飞了过来,里面是热气腾腾的红茶。

斯特兰奇挑了挑眉,他可不认为这个人会这么“好心”地只要求告知索尔的去向,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要相信邪神,尤其是他说出来的话。

“不好意思,我想我并不知道你的哥哥,那个空有肌肉的傻大个去了哪里,毕竟我要管理的事情非常多,没有时间专门去盯着一个人。”

洛基可不相信这段话,拿去骗骗小孩子还差不多,作为复仇者联盟的一员,斯特兰奇居然会没有关注雷神的去向?

“当然,我想想看,挪威应该是一个度假的好地方。”

洛基为了“感谢”斯特兰奇告诉自己索尔的去处,他把斯特兰奇的藏书架全部弄倒了,那些珍贵的书籍散落了一地,有些因为岁月的侵蚀纸张已经从书脊处脱落,书页飞了出来,看上去十分混乱。

“不用谢。”

洛基打了个响指,传送门为他开启了。

现在他有足够的法力支撑自己的法术,无论是伪装术还是传送门,甚至连攻击的法术都轻而易举。

只可惜他没有在挪威找到索尔。

他去了最后与奥丁相见的海边,他和索尔在那里见到了海拉,然后海拉把他们打落了彩虹桥,让他们被乱流丢进了萨卡。

洛基现在十分讨厌海。

蓝色总会让他想起索尔看他的眼睛,也是那样美丽的蓝。

他坐在了岩石上,海风把他的头发吹了起来,天灰蒙蒙的,看上去一会将有一场暴雨,而浪花在不断翻涌着。

在浪花的指引下,洛基看到了不远处的岩石上静静地躺着一个东西,他好奇地走了过去。

是那把新的“雷神之锤”,或者说更像是一把斧头,看上去真是丑,都不知道谁会喜欢这样一把斧头。

洛基没有记错的话,好像索尔非常喜欢这把斧头。

他愣住了,自己不是在飞船上就与索尔产生了争执吗,为什么他会认得这把斧头,为什么他会知道这把斧头的来历。

手下意识地想要去拿起斧头,洛基在接触到冰凉的斧柄才想起来,没有雷神之力的自己是不可能把这个武器拿起来的。

可是他轻而易举地拿了起来。

那一分钟他有些慌乱,把斧头丢在了不远处,然后远远地打量着,不敢走过去。

一瞬间洛基有些无法确定了,他不敢确定这个是索尔的东西,他觉得自己的记忆是混乱的、无法确认的。

这究竟是索尔的武器吗,那么索尔呢。

他无比慌乱,作为神的阿斯加德人虽然不会老死,但是身体受到重创一样会死亡,洛基虽然憎恨着索尔,但他从来没有想象过索尔的“死亡”,他就算想要杀了索尔,但他也从未想象过索尔真的会死。

也许他没有死。

洛基安慰着自己。

他握住了斧子,向挪威的海边走去,阳光把灰色的天空破开一道裂缝,洒在了海面上,金色的光让海面看上去十分耀眼。

“英灵殿……”

洛基慢慢地跪在了地上,他看着海面,小声地说着,斧子化成了细碎的光芒,向天上飞去,洛基想要抓住却无法握住沙状的物体。

他真的恨索尔吗?

他恨索尔。

他却爱索尔胜过一切。

对于洛基来说,有索尔的地方才是真实的世界,那么这里也没有索尔,他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他是不是还在梦境里。

意识到这件事情之后,洛基低下了头。

他在哭。

他想放声大哭,然而却发不出声音,他好像被扼住了喉咙,发出了动物悲鸣的喘气声,泪水从他的脸上滴落,打在野草上,把野草猛地打弯了腰。

轰隆隆——

雷电伴随着暴雨到来了。

雨水打湿了他的衣服,但是洛基仍旧没有站起身,他像是凝固了的石像,呆滞在原地,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头。

雨声掩盖了呜咽声。

洛基想起了小时候,阿斯加德不常下雨,但是每到丰收季,阿斯加德会下一场大雨,索尔总会和他骑了马去瀑布旁边,那里在雨后十分美丽。

“如果死亡了我们会去哪里?”

“英灵殿,每一个阿斯加德的勇士都会被邀请去英灵殿,众神之父将会在那里迎接他的勇士们。”

“如果我没有去到英灵殿会怎么样?”

“当然不会有这件事发生,洛基,如果你去不了英灵殿,我会在英灵殿的入口徘徊,一直等到你的到来。”

“太久的徘徊你会消散的。”

索尔把他抱了起来。

“但是洛基,如果死后的日子里,没有你我该如何孤独。”

洛基想起来了。

他爱索尔。

他的漫长岁月里都是为了索尔而活。

他想把自己的心脏剖出来看一看,这样他就能确定自己是不是还活着了,他可以确定自己所爱之人还活着。

“索尔。”

他呼唤那人。

暴雨把他淋得透彻。

但是却没有人回答他的呼唤。

他站了起来,泪水被雨水冲刷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着。

他哭着。

笑声回荡在这片天地。

从来没有人见过如此狼狈的邪神,他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索命的厉鬼,泥浆溅到了他的脸,衣摆上全是污垢。

洛基握紧了手,锋利的指甲把他的手心刺破了,血液顺着伤口流了出来,他的血液不再是鲜红色的,而是淡淡的蓝色。

血液滴落在土地上,把植物凝冻在了土壤中。

他想起来了。

他想起了漫长岁月里他对索尔的爱意。

他想起了这场梦境的开始,他也想起了这场梦境的结局。

他想起了自己是如何沉迷在这场梦境里。

自己不是洛基,自己又是洛基,自己深爱索尔,自己遗忘索尔。

他沉迷在梦境里。

He is enthralled.

————————

完结倒计时。

评论(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