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子里的澜子

嗨!你发现了一只小动物❤️
是建国后的刀子成精(*´∀`)

【顺懂】枪口向下02

哨向设定,贴合原剧情

02

精神链接的过程是很迅速的,白塔过来用药物将他们进行精神链接,使哨兵和向导可以保持共感。当然因为是用药物形成的精神链接,所以如果一方死亡并不会精神崩溃,白塔会把链接洗掉,然后再次进行新的精神链接。

也算是一种循环利用。

白塔严令禁止哨兵和向导私下结合,这样对于管理非常不利,一般在岗的哨兵和向导都是单身。

顾顺在寝室洗了澡,用浴巾把下半身围了一圈,拿着脏衣服就走了出来,正好迎面碰上走过来的李懂。

“李懂,你也来洗澡吗?”

李懂不知道自己的眼睛该往哪里放,他抬头看着天花板。

“啊对,你洗完就出去吧。”

顾顺有些打趣地看着这个不敢抬头看他的向导,走近了低下头去,把李懂的视线挡得一干二净。

是一个微妙的姿势。

李懂稍微抬一下头都可以感觉到顾顺的呼吸,他只能慢慢地溜出去。

“我去洗澡了!”

“诶诶诶别跑那么快啊!”

顾顺没来得及拉住李懂,只看见那人呲溜一下就窜进了浴室,还煞有其事地反锁了门,听着落锁的咔擦声顾顺挑了挑眉。

他抱着双手站在门外。

李懂洗完了澡拿浴巾给自己裹了一圈,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开门——

“终于洗完了?”

“顾顺?!你怎么在这里?”

李懂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浴巾,他几乎快要把后背贴在了墙壁上,他还想后退。

然后顾顺一下子撑在了墙上,低下头看着李懂。

“李懂。”

“啊……啊?”

李懂有些愣住了。

“赶快去吹头发,感冒了可不好。”

“哦哦……”

瞪羚突然蹿了出来,一脚踢在了顾顺的脸上,让他往后踉跄了两步,还好站稳了,不然这脸可丢大了。

平日里乖乖巧巧的好姑娘站在一旁瞪着顾顺,李懂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他连忙带着瞪羚回房间,故意装作没有看到顾顺脸上的脚印。

顾顺揉着脸,他被瞪羚正中红心狠狠地踹了一脚,感觉自己的脸上一定已经青了。

“啧……看上去听话的不得了,咋就踹了我一脚呢……”

老虎出现在了顾顺的旁边,看上去有些幸灾乐祸,就差笑得在地上打滚了,它的尾巴饶有兴致地打着转,圆眼睛提溜转来转去。

顾顺发誓,他绝对没有从这只老虎眼里看到嘲笑的意思。

他带着老虎回房间,在门口听见了李懂教训精神体的声音。

“听话,虽然你看他不爽,但是不能随便踢人。”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是好姑娘。”

“下次不能再这样做了,明白了吗?”

听上去李懂好像摸了摸瞪羚的毛。

老虎听见了李懂梳毛的声音,一个激动冲了进去,顾顺拉都没拉住,就看见自己的精神体叼了梳子趴在李懂旁边翻着肚皮求梳毛。

这不是自己的精神体。

顾顺那一分钟十分嫌弃老虎。

李懂拍了拍老虎的头,接过梳子慢慢地给它梳着毛。

“不好意思,这老虎平日里嚣张惯了。”

顾顺走了进来。

“没事,它很乖。”

“嗷。”

为了配合李懂说很乖,顾顺的老虎还嗷了一声,耳朵乖顺地抖了抖,在李懂的抚摸下活脱脱一副大猫的样子。

“白塔那边要我们什么时候进行精神链接?”

顾顺没想到李懂突然问他这个。

“可能是明后天,他们要求尽快。”

“哦。”

李懂听了回答之后兴致不高,皱着眉揉老虎的耳朵。

顾顺凑上去用手摸着李懂的眉心,把他皱着的眉头揉开。

“你要做啥?”

“别老是皱着眉,年纪轻轻的,哪有那么多事情操心啊。”

“你懂什么!”

李懂上下打量了顾顺一眼,真要论年纪,他可比顾顺要年纪大多了,还轮不到顾顺来说自己年纪轻轻的。

“好好好,我不懂我不懂,你懂你懂……”

顾顺没想通,咋好好的又炸毛了呢。

李懂明明对其他人脾气都好的不得了,唯独对自己没有什么好脸色,连对他的精神体都比对自己好,也不知道哪里招他惹他了。

自己找的观察员,哭着也得受着。

顾顺把脏衣服丢进洗衣机里,转身过来拉住李懂。

“怎么?”

“该睡了。”

李懂的脸“嘭”地一下红了。

为了保证狙击手和观察员尽快熟悉,从第一天开始他们就必须在一张床上面睡觉,保持呼吸的一致,甚至为了锻炼同步性会抱在一起睡觉,以前李懂和罗星的同步性很好,基本上没有同床睡过,都是各睡各的,突然顾顺来了,李懂要和他一起睡难免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李懂还是站了起来,往床里面缩了过去,给顾顺留了不少的空间。

“你别摔下去了。”

顾顺顺手揽过李懂的腰,把人给拉回来,免得晚上睡一睡的发现人已经睡到地上去了。

恰好腰部是李懂的敏感处,顾顺这一摸差点让李懂把他给蹬下床,还好被瞪羚踢了一脚顾顺有些条件反射,一下子抓住了李懂的脚腕。

“咋地?要把我蹬下去啊?”

“不是……你别摸我腰……”

李懂把脸捂在被子里,声音闷闷的。

“大老爷们的怕什么摸腰!”

顾顺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摸着李懂的腰。

“诶诶诶我说了别摸我腰!”

李懂差点笑出了声,他咬着下唇说,抓住顾顺的手腕想制止他的动作。

“好了好了,早点睡,明天还有任务。”

顾顺懂得见好就收,他给李懂把杯子盖好,然后缩进被子里闭上眼。

“晚安。”

李懂对他说。

“晚安。”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