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子里的澜子

嗨!你发现了一只小动物❤️
是建国后的刀子成精(*´∀`)

【齐蹇/ie】情深不寿(2)


王宫的酒宴大多是应付几下就找借口推辞,但回来后的接风宴是蹇宾亲自为齐之侃举办的,再怎么不喜这类场合,也会高兴的去。
谁让那人是蹇宾。
“恭迎大将军归来。”
国师与众多臣子在门口候着,此时齐之侃还未卸下银甲,带了一身的煞气走了进来,血腥味和硝杀的气息直接把众多臣子吓得一抖。
尤其是国师,往日齐之侃便与他不对盘,今日直接冷冷地瞪着对方。
蹇宾好似感应到了什么,略微回头,只看到齐之侃一个温柔的笑脸。
只待其转过头,齐之侃有恢复成那副表情。
虽然没有明面上表现出来,蹇宾还是略知一二的,却未说破,使了个眼色让宫人安排就坐。
“今日齐将军凯旋归来,本王亲自敬你一杯,齐将军对我天玑,是不可缺的将才啊。”
蹇宾举了酒杯,向齐之侃示意。
“臣,多谢王上厚爱。”
微微低了头,手指紧扣着酒杯,透过酒杯与手指之上,偷偷看着对方的喉结、纤长的脖颈。
一饮而下。
一瞬间蹇宾感觉自己被野兽盯上了,放下酒杯那股视线却又消失了。
大抵是错觉。
蹇宾这样想着。
齐之侃微垂了眼眸,手指因为用力有些泛白,指尖轻轻地敲打着杯子的杯壁。
还不是时候。
他需要忍耐。
好的猎手是拥有好的耐心的,那样捕捉到的猎物才是最美味的。
往常蹇宾十分有自制力,在酒宴上并不会饮太多酒,也许是今日确实高兴,蹇宾多饮了几杯,现在有些不胜酒力。
还好在结束前他还是支撑了下来,臣子都散完了,他准备让自己的近侍扶自己回寝宫。
“我来吧。”
迷迷糊糊中搀扶自己的人换了个个。
“齐将军,这不妥当。”
“无碍,我也曾是王上的近侍,若明日王上责罚你,你便说是我的主意。”
入了夜之后风有些微凉,蹇宾好似明白过来了,现在搀扶着自己的是齐之侃。
习武之人的身体总是适合各种温度,蹇宾只觉得扶着自己的那双手异常炙热。
“小齐……”
“王上可有何吩咐?”
那人往他的嘴边凑了凑,蹇宾呼出的酒气全打在他的耳朵上。
但可惜的是,蹇宾喊完这一声便睡了过去,微微倚靠着齐之侃。
“王上?”
好似在确认蹇宾是否真的睡着,齐之侃又唤了一声。
无人应答。
只得把人打横抱起,往寝宫方向走去,往日蹇宾不喜欢过多的近侍在寝宫,一路上基本没有人影,也无人瞧见齐之侃的越轨行为。
只是在放下时,好似蜻蜓点水一般略过了蹇宾的唇。
也好似什么也没有做。
然后披了一身月光,出宫去了。

评论(5)

热度(38)